靠农民自己很难清理出来

2020-01-22 23:41

农业受灾严重。全市农作物受灾面积90多万亩,绝收30多万亩,水毁农田17.6万亩。全市共紧急转移撤离群众74.6万人,集中安置21.8万人。

在受灾最重的姚麻路、枣条沟,坝地上一人多高的玉米齐齐地趴在地里,上面覆盖着深达1米左右的淤泥和树木、柴草,并被冲出一道道深壕。电线杆横七竖八地躺倒在路上、河道里,石油井架被洪水泥石流推倒、掩埋。随洪水和泥石流冲泄下来的树木在枣条沟沟边堆了两三米高,上面绞缠着电线。姚麻路5个行政村,从7月22日断电至今。

7月30日至31日,在天气放晴后第四天的24小时内,朗朗晴空下,延安市又有1677孔窑洞轰然倒塌。至此,全市已倒塌房窑4.3万多间(孔),严重损毁9.4万多间(孔)。

麻洞川乡乡长李东生说,坝地是我们最高产的地。全乡90%以上的坝地被毁,里面树木、柴草堆积了近1米厚,没有大型机械,靠农民自己很难清理出来。全乡60%以上的窑洞倒塌或者严重损毁,窑洞内所有家当几乎全被雨水浸毁。没有房子,这么多的群众如何过冬?下一步的新居选址、盖房资金将是更大的难题。(记者 元莉华 艾庆伟 乔佳妮 姚志伟赵宝玉)

岳屯村枣条沟,顺着川道狂泻下来的泥石流将电线杆冲倒,致使电力中断。记者 肖晓良摄

自7月3日以来,延安遭遇持续强降雨,引发洪涝、滑塌、泥石流等特大自然灾害。这次大范围持续强降雨,是延安市自1945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时最长、最大的一次降雨。全市10个县区灾情严重,受灾人口150多万,直接经济损失已经超过90亿元。

如果不是亲临其境,很难想象,断断续续20多天的延安特大洪涝滑塌泥石流灾害,破坏力会如此巨大。

8月1日,在受灾比较严重的宝塔区麻洞川乡,记者看到,穿乡而过的延壶路(延安到壶口)多处路面损毁、路基悬空,所有桥涵被毁。

延长油田公司损毁生产道路1060公里,累计停井4.2万余口,直接经济损失16亿元以上。长庆油田公司油区480条主干道严重受损,累计停井3249口,直接经济损失2.32亿元。

“所有窑洞都成为不安全居所,不知何时会塌。白天塌,晚上塌,下暴雨塌,天晴三四天了还在塌。对于很多窑洞来说,也许一二十毫米的降水,阳光的暴晒,吹一阵风,都可能成为‘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’。”延安市市长梁宏贤说。

在麻洞川下游的宜川县云岩镇和新市河乡,7月25日,暴涨的河水灌满六七米深的河床,翻上路面,平地涨水一两米高,数千间房屋进水一两米深,许多商铺被洪水洗劫一空。7月25日至28日,两个乡镇断水、断电、通讯全无,成为与外界隔绝的“孤岛”。

延安市因灾死亡42人;11条国省干线公路、89条县乡公路、238条通村公路不同程度受损和中断;电力、供水、通讯、天然气等一度中断。多处电力设施损毁,一些县城和乡镇大面积停电;6个县城供水管网受损;富县、延长、黄陵等县城发生严重内涝。

长时间的暴雨和由此引发的滑塌、泥石流,不仅使曾经郁郁葱葱的山体满目疮痍,而且使延安的特色民居窑洞严重损毁,成为最不安全的隐患,也成为最难恢复的难点。